烏托邦,或許能成為中國的Lowden | 吉他測評

測評 06-01 17:30   閱讀數:1983

資訊 - 文章內容頂部動圖

 

 

hello大家好。又在測評中和大家見面了,這里是吉他世界網。

 

我們在去年的10月和12月,曾經報道過烏托邦吉他的創始人彭磊。他言行舉止中傳遞出的匠人精神,當時打動了不少人。如果琴友們看過那兩期內容,應該也還會有點印象。

 

不過,當時光聊人品了,還沒有見到過實物。琴友們可能也和我們一樣,對他的琴有懷疑的地方:

 

空口無憑,萬一是個口嗨黨呢?

 

 

好在今天我們終于迎來了他的作品。坦白說,一打開,我們懸著的那顆心就放下了。

 

 

大家可以一邊看測評一邊猜這支琴的價格,這是一支全單琴,可以先告訴你它的配置是北美云杉面板,非洲桃花心背側板,桃花心+玫瑰木的五拼琴頸,以及玫瑰木的指板和琴橋。

 

 

經過測量,琴的弦距是:6弦1品0.5mm,12品2.48mm,一弦1品0.48mm,12品1.879mm。

 

能透露給你的暫時就這些,接下來我們就直奔主題吧!

 

先來看它的設計。菱形彎曲的琴頭中間鏤空,指板是銀杏葉的纏繞圖案,和琴的名字“銀杏”呼應。桶身是類似Jumbo的尖缺角桶形,下半部做得很大??谳喕ㄓ眯嗄炯吁U魚貝鑲嵌,朽木就是“朽木不可雕也”的那個朽木,利用了它自然形成的紋路,帶出藝術感。

 

 

兩道粗線條的玫瑰木包邊,讓桶身有像漫畫一樣的線條勾勒感。整體是一個向上收束的效果,不過因為下部太大了,可能會讓人覺得有點重心不穩。但總的來說你可以感受到這把琴背后設計者有著自成一派的審美風格,整體都是比較協調的。

 

 

現在市面上有些國產琴,要么搞得花里胡哨;要么直接拿實物復制粘貼,沒有經過任何設計;還有的附庸風雅搞西洋風中國風,不懂裝懂,結果弄得不倫不類的。

 

吉他能做裝飾的部位很有限,對設計者的審美要求會很高。如果對此沒有研究,建議還是克制著點。

 

我們接著來看工藝。

 

首先你可以看到它的上弦枕和普通弦枕不一樣,帶有一根黑色的細線。

 

 

這其實是一根小烏木條,是彭磊特意把它嵌進去的。我們是第一次看到這樣別出心裁的設計,一般不太有人會想到在上弦枕上下這樣的功夫。

 

彭磊在他的制琴文章中寫道:“烏木條的密度較大,能夠減輕在上弦枕接觸點的頻率衰減,并改善骨質油性帶來的“打滑”聲,讓吉他的音色更為清晰、飽滿、透亮。”

 

再看下弦枕,其實不用觀察得太仔細,你就能發現,它和普通的上下弦枕比起來顯得又粗又厚。這又有什么玄機呢?

 

 

使用電吉他的時候,我們會通過調整弦長來調節八度音,再來校準整把琴的音準。八度音即每根弦上十二品的音,比空弦音高八度。

 

在木吉他上,有一些質量不過關的琴,空弦音可能沒問題,但到了八度音就偏離了音準的標準范圍,這樣的琴在按弦時音準就會有問題。

 

正常品質的木吉他在使用一段時間后,由于琴體產生變化,弦長也會發生細微的改變,導致八度音產生一些誤差。

 

而和電吉他不同,木吉他要調整八度音是比較麻煩的。需要制琴師在制琴階段就為樂手提前考慮到這一點。

 

彭磊認為,更寬一些的下弦枕,由于和琴弦的接觸面積更大,能夠接收更多的琴弦振動能量,為吉他提供更多音準調整空間。經過他的計算,烏托邦的下弦枕的平均厚度設定在5mm。普通的下弦枕,平均厚度大概在3mm左右。

 

 

我們很難去測試上下弦枕這樣的處理能給音色帶來怎樣的提升,耳朵也還沒練到那么細致的程度。

 

但是僅僅從外觀的角度看,毫無疑問這會是烏托邦的標志性設計。即使沒有琴頭的logo,光看上弦枕這一根黑黑的細線,你也能一眼認出,這就是烏托邦。

 

而讓我們感到無比貼心的,是這把琴對品絲做的處理。常規的琴,把品絲邊緣的倒角處理得光滑就已經很好了,再往前一步,就是之前測評慢手的時候,慢手把品絲都做了回縮處理,以免因天氣變化造成指板收縮,讓突出的品絲割傷手掌。

 

但是烏托邦做得更為用心,它的品絲不僅回縮,還根根圓潤。能夠細致到這一步,必須靠工人一根根耐心地磨。

 

 

再翻過來看這把琴的琴頸。在之前測評的琴里,楚門也是五拼的琴頸,但這支琴和楚門不一樣的地方是:一直拼到了接柄的底部。并且對拼接的視覺呈現也有再設計:原本和琴頸一樣筆直的玫瑰木線條隨著接柄處的彎曲而彎曲,并漸漸舒展,最后呈順滑流暢的絲綢狀。

 

 

拼到楚門那個狀態,琴頸就已經夠穩固的了。這兩根絲綢其實是為了照顧外觀,反而增加了工藝的復雜度。但有時候就是這點不顯眼細節,才是彰顯動人的顯眼之處嘛。

 

弦枕,品絲,琴頸,這三個部位是讓我們印象最深刻的地方。但這把琴可以說的點還不止這些。

 

比如這個尖缺角。缺角的制作工藝我們在之前加百列的測評里提到過,主要有兩種,一種是尖缺角,一種是圓缺角。圓缺角是側板直接彎出來的,工藝相對簡單一些,也更常見。尖缺角是兩塊木材拼起來的,它可以比圓缺角彎得更深,讓出更多的高把位空間,但也更耗人工,制作難度更大。

 

 

再比如琴橋。這把琴的琴橋很長,有18cm,而且形狀很像古典吉他的琴橋。

 

 

琴橋是整把吉他振動信號的傳遞中樞,它的材質、長度、位置、厚薄、形狀等等因素都會對吉他的發聲產生影響。而琴橋的調整,也往往意味著吉他內部的結構會有調整。

 

那這把琴的內部結構,又都有哪些不一樣的地方呢?

 

從音孔的位置望進去,你可以看到這把琴的背板也使用了X形音梁,而且有許多菱形的木片貫穿著吉他的中線。這應該是屬于制琴師本人的獨特創造,我們還沒有在別的吉他上見到過這樣的安排。

 

 

往上看,琴頸接合處的加固板呈C形,這是來源于傳統的西班牙式琴踵。這種C形加固板比起普通的L形增加了與背板的接觸面積,可以使整體的結構更為穩固。

 

 

在之前的訪談中,彭磊還提到,他對音梁的徑切度也有很嚴格的要求,要在80°以上。我們在選琴的時候,通常只會關注面板的徑切度,一般的工廠琴,又哪里會照顧到小小的音梁呢?

 

 

種種細節堆起來,你可以感受到彭磊對吉他的工藝有著非常多的獨立思考和創造,對使用體驗則有著極致的追求。

 

 

而這把琴的售價,只要3900元,不知道你猜得準不準呢?

 

你很難在入門價位的全單琴里看到這么細致的工藝?;旧细叨司€會有的手工成分,這把銀杏都具備了。

 

從商業的角度出發,其實很好理解,烏托邦的定位是半工廠半手工琴,要想在花團錦簇的國產品牌里快速立足,讓用戶快速建立品牌認知,推出這樣一支做工上乘、又價格便宜的產品,無疑是個高效的選擇。

 

我們認為銀杏很好地完成了使命,它所散發出的手工溫度,和卡馬用機械打造出的高冷感形成了極其鮮明的對比,真可以說是花開兩朵,各表一枝。

 

 

但必須要提的是,這樣的溫度,可以成為烏托邦吉他最大的賣點,卻也可能成為它最大的短板。

 

人工占比過高,意味著品牌的品控可能會很不穩定。就比如在這把琴的琴頭鏤空部分,還有琴頭和琴頸連接的部分,我們就發現它的內部油漆沒有噴涂均勻。這就是人工帶來的不穩定因素。

 

 

雖然我們是擼了好幾遍才發現這個問題,但是用戶不會總是寬容。

 

再比如,這一根根感人的圓頭品絲,雖說這把是沒什么問題,但是別的琴就不能保證了。這也是一個隱患所在。

 

前面費心費力攢起來的好感值如果因為這點小瑕疵給降下來了,那不是很可惜么?

 

我們再把目光轉到它的產品包裝上來看一看。

 

隨琴附贈的東西里面,讓我們覺得很新鮮的是這本藍皮證書。打開來里面是一項項的質檢結果,左邊簽名欄竟然是一個金色的火漆印,這波儀式感可以給個滿分好評。

 

 

隨琴附贈的琴包,打開來內部卻是琴箱的形狀,還挺特別,關鍵是還特別輕,皮質摸起來也十分柔軟。

 

 

翻開產品手冊,內部的排版布局很有文藝范,首先展示的就是烏托邦的工藝細節,后面還附有琴頭、面板的設計線稿,干凈養眼。

 

 

官網的設計也是同樣的文藝風格,產品展示頁和門店展示頁做了一個有趣的交互,鼠標挪到相應的位置,原本灰色的區域就會亮起來,有了色彩。

 

 

翻翻烏托邦的公眾號,里面有關新品發布的信息只有寥寥幾條,絕大多數都是彭磊對自己工藝的分享以及制琴的隨筆筆記,這也和烏托邦的生產方式相吻合,帶有濃濃的個人作坊的味道。

 

 

結合這支實打實的作品,你會發現彭磊對制琴有一套完整的認知體系,他的審美、設計、工藝、理念,是一脈相承并且邏輯自洽的,他不單單只有一顆匠心,而是真的具備打造一支成熟的產品的能力。

 

如果它能夠克服我們前面提到的不穩定因素,一直秉持這樣虔誠的心態繼續發展下去,那么我們用樂觀的心態估計,也許它有朝一日,也能具備“中國的Lowden、Santa Cruz”這樣能與國外四大手工名琴相提并論的品牌潛力。

 

 

說了這么多,本期的測評也終于接近尾聲了。

 

通過前面工藝上的種種,你應該也能發現,彭磊對音色的認知也有一套自己的理念。

 

他希望能在大眾審美和品牌個性中,找到一個聲音的平衡點,同時和美式、日式區分開來,發掘另一種音色記憶,讓人們一聽到這把吉他的聲音,就知道是這個品牌。

 

前面我們已經零星看到了一些彈奏的片段,那么在視頻的最后,就讓我們一起來聽聽這把銀杏的聲音,看看作為一把入門的全單琴,它能有怎樣的表現力吧!

 

試聽部分在視頻9分53秒

 

 

我要評論(評論要求5-500字)

全部評論(共0條)

    云天华成配资